高德平台报道,周五,美国互联网巨头谷歌宣布斥资21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运动手环制造商Fitbit,谷歌在硬件领域的一宗罕见收购引发了舆论关注。一家美国媒体分析指出,面对苹果公司在健康监控设备领域的优势,谷歌希望通过收购来追赶,但是这次收购交易似乎来得有些晚。谷歌通过收购获得了多项资源,但是未来和苹果手表竞争,也面临一些劣势。

据国外媒体报道,消费电子硬件越来越成为一种大众化商品,具有几乎相同功能的设备最终主要在价格上竞争。

但对于苹果和谷歌等大型消费科技公司来说,在可穿戴设备市场站稳脚跟仍然很重要,因为这是获取移动用户信息以及收集潜在利润丰厚的人体生物特征数据的关键途径。

苹果公司凭借其健康跟踪智能手表(苹果手表)正在主导市场,尤其是在北美。

苹果的主导优势促使竞争对手争相追赶。

过去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直在硬件方面苦苦挣扎,现在该公司越来越多地采取“收购兼并而不是自行发展”的方式。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从钟表制造商Fossil集团手中收购了一个智能手表技术部门,扩大了在穿戴设备领域的业务。周五,它采取了更雄心勃勃的步骤,以21亿美元收购Fitbit。

谷歌收购价格将这家公司估值为年收入的两倍(去年Fitbit实现了15亿美元的收入)。这对于科技行业的收购来说是一个很低的倍数,尤其反映了在苹果手表主导穿戴设备市场之后,苹果的压力让其他对手处境艰难。

过去,Fitbit一直难以满足投资者的预期,面临销售额和利润率下滑的挑战。

谷歌得到了什么

此次收购交易在某些方面对谷歌来说确实有意义。

品牌知名度:与谷歌自己的可穿戴设备品牌(Android Wear,即安卓穿戴)不同,Fitbit在可穿戴设备市场上确实拥有品牌知名度,该公司已经经营了许多年,对外销售了1亿多台运动手环和智能手表产品。

医疗应用:随着时间的推移,Fitbit在从健身爱好者的健康设备升级为增加更多医疗功能(如检测心律失常和睡眠呼吸暂停)方面迈出了一些明智的步伐。这可能有助于谷歌进军总规模3.5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行业。

健康产业关系:虽然Alphabet也涉足可穿戴设备领域,但是Fitbit比Alphabet在与健康卫生行业建立关系方面走得更远。Alphabet的生命科学部门的确进入了可穿戴设备领域,但相关子公司没有与主要的医疗卫生计划和企业打交道。

数据:谷歌很清楚,在健康数据方面,消费者对于谷歌的信任度不如苹果公司,所以该公司在收购完成后特意指出,Fitbit数据不会被用来销售广告。尽管如此,谷歌可以在许多其他方面使用匿名的健康跟踪数据,包括帮助训练人工智能程序来更好地理解人类健康。

未来的巨大挑战

但是谷歌要在健康和可穿戴设备方面赶上苹果仍然是一个挑战。其中包括如下的一些不利因素:

苹果的巨大领先优势:苹果在2015年首次推出苹果手表,可穿戴设备已经是其业务的核心部分——在截至9月30日的第四财政季度中,可穿戴设备是苹果增长最快的业务部门。该公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这一领域的研究,包括下一代血压和血糖监测技术。据报道,未来,苹果有可能把不刺穿皮肤测量血糖的技术整合到苹果手表中,届时不仅将给全世界为数众多的糖尿病人带来福音,也能够推动苹果手表的销售。

对Alphabet而言,可穿戴设备从未对其业务做出过重大贡献,其健康相关研究分散在公司各处,包括DeepMind(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研发部门)和Luminy(医学研究)等子公司。

公众信任:从本质上说,谷歌仍然是一家网络广告公司——它80%以上的收入来自广告——该业务依赖于收集和存储用户数据。

尽管谷歌承诺不会使用Fitbit健康数据来销售广告,但对于越来越意识到在线隐私重要性的消费者来说,这可能无法让人放心。此外,谷歌最近在如何使用来自客户的数据方面遇到了一些隐私问题,比如谷歌通过Gmail跟踪消费者购买数据的举动被媒体曝光。

健康数据尤其敏感,因为如果它落入不良之徒之手,对消费者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像医疗健康计划的潜在企业客户是出了名的反感数据风险,对他们来说,相比谷歌、苹果是“更安全”的选择。

用户保留:Fitbit和许多其他可穿戴设备一样,一直在努力挽留客户。该公司虽然已经售出了1亿多台健康可穿戴设备,但是用户规模为2800万人。这意味着可能存在较高的用户流失率,不过一些有些用户在购买新版本时可能会抛弃早期的Fitbit设备,导致设备销量高于用户数。

有许多原因导致市面上众多的可穿戴设备最终被扔进消费者的抽屉,包括电池续航时间短和缺乏实用的健康信息和结论。苹果公司很清楚这个问题,并且已经招募了像希瑟·帕特里克这样的行为科学家。

所以对科技巨头来说,开发一种能够长期黏住用户的健康可穿戴设备,这场竞争仍在进行中。

谷歌的解释

谷歌传统上是一家互联网和软件公司,在硬件领域的大规模收购并不多见,这些交易往往引来各种猜测和分析。在周五宣布收购Fitbit后,谷歌硬件主管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发布了一篇博客文章,解释了此次收购如何帮助谷歌推进其智能手表操作系统Wear OS的宏大计划。

奥斯特罗说:“通过与Fitbi的专家团队密切合作,整合最好的人工智能、软件和硬件,我们可以帮助刺激可穿戴设备的创新,打造产品,让全世界更多的人受益。谷歌还将继续致力于推动穿戴设备操作系统和帮助我们生态系统合作伙伴,我们计划与Fitbi密切合作,将我们各自的智能手表和健身跟踪器平台实现最佳组合。”

谷歌强调称,谷歌不会将Fitbit的健康数据用于广告。这并没有说服美国众议院议员大卫·奇西林,他是国会众议院对谷歌反垄断调查的领导者之一。这位议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收购会让谷歌公司深入了解美国人最敏感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