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高德,必有一战

- 高德平台编辑:www.lwenwang.cn-
  

 

最近几个月,在成都上班的方颜打开滴滴App发现,叫车界面上除了快车、优享之外,还多了个第三方服务——“秒走打车”。方颜展示给燃财经的截图中,秒走打车6.2公里、15分钟的路程预估价格为15.5元,略高于快车,低于优享。

资料显示,“秒走打车”是同程艺龙旗下的网约车平台,这也是滴滴首次接入其他品牌的网约车。5月开始,这个规模最大的网约车平台用一种未曾尝试的方式,开始了新一轮运力“扩张”。

成都滴滴用户提供的打车界面

目前,滴滴接入的平台包括“秒走打车”(成都)、“如祺出行 ”(广州)、 “东风出行”(武汉)等平台。滴滴方面向燃财经透露,目前在谈的还有其他主机厂旗下的网约车品牌,扩充的运力集中在专车和快车两条产品线。

而另一边,国内最大的地图服务商高德在打车领域也动作不断。自2017年上线易行平台,接入滴滴、神州、首汽等主流网约车平台后,今年8月底,高德宣布接入享道出行、T3出行、峡客行、及时用车等近40家地方性新兴网约车平台。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无论是滴滴还是高德,都在集聚各方力量,壮大自己的运力池。有媒体爆料,高德打车平台日单量已达70万单,超过美团打车,成为仅次于滴滴的第二大网约车平台,不过高德否认了该数据的真实性。

看起来,网约车的战争仍在继续。

不同于早期声势浩大的补贴“圈地”,对于网约车巨头滴滴来说,政策限制下,按照早期打法做运力既不现实,也不划算,而开放流量接口、将竞争对手转化为合作伙伴,成了现阶段滴滴守城的重要手段。

而自2014年并入阿里后,高德的成长速度也显而易见。2018年,高德地图日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亿大关,成为首个DAU过亿的地图软件。对于拥有巨大用户基数、 肩负阿里出行使命的高德来说,完成打车场景的转化、实现流量变现似乎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一个是最大的网约车平台,一个是最大的地图服务商,尽管双方尚未出现明显的正面交锋,但可以观察到的是,两者已不再处于曾经的平行轨道,长期来看,交集、摩擦甚至碰撞都在所难免。

高德的出行野心

“出行用高德,用高德就行了。”今年8月,在高德地图宣布产品升级的档口,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如是说,并将此次产品焕新解读为,“高德地图正式进入新的战略发展阶段,从地图导航工具,转型为国民出行平台。

高德的出行野心被再一次摆在了牌桌上。截至目前,执念成为全网最全打车平台的高德,在北京区域已将滴滴、嘀嗒、首汽、神州等8家主流网约车平台囊括在内。

关于市面上流传的70万日订单,高德方面否认了该数据的真实性。高德地图副总裁王桂馨向媒体回应:“高德没有自己做运力,和滴滴长期都是合作关系,滴滴是高德的主要运力提供方。

高德打车北京用户界面

尽管高德不愿意承认和滴滴的竞争关系,但实际上,高德主导的一场运力扩张行动正在浮出水面。

与动了传统出租车奶酪的滴滴不同,此次高德选择为传统运力配上数字化枪炮,其中包括很多尚未被滴滴吸纳的传统出租车司机。“高德将聚焦传统运力,完成改造后,这些平台将接入高德,成为高德运力的一部分。”王桂馨表示。

在政策监管趋严的环境下,将拥有大量合规运力的传统势力拉上统一战线无疑是明智的。多位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目前打车市场日订单在5000-6000万单,而网约车只占3000万单。

这意味着,几乎还有一半的线下运力并未被完全激活,这给了高德机会。另一方面,对于起步晚的平台来说,与高德合作也是实打实的双赢。

QuestMobile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高德地图MAU(即去除重复人数以后的月活跃用户数量)近4亿。凭借近4亿的用户流量,高德可以扶持任何一家没有流量的打车平台和出租车公司。

“中小平台最缺的其实是曝光渠道,他们通常是有运力没乘客,但现在获客成本非常高,即使是有一定规模的平台,也得300元才拿得下,这一数字在4年前是12元。”有多年网约车创业经验的郭琦告诉燃财经,“对于这部分玩家来说,乘上高德的流量快车也不失为快速成长的一种方法。

如今,作为一站式公共出行服务平台,高德已囊括了乘公交、打车、骑车、坐火车等出行的各种方式,slogan也从“导航专业,数据准确” 变成“行,看高德”。

尽管姿态上,高德在极力避免与霸主滴滴的正面冲撞,但无法忽视的是,一场虎口夺食的戏码正在上演。

滴滴的态度转变

如果你选择在凌晨后的三里屯,用滴滴打车回家,那么你在App上看到的等位数字很有可能是三位数,就算你加班到晚上10点,在CBD办公区打车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尽管滴滴在网约车市场市占率高达90%,但在突如其来的政策风暴面前,再大的运力也仅是一座危楼。今年7月,在上海的一次网约车合规检查中,仅一周时间滴滴就领到了550万罚单,在该地区,滴滴的网约车合规比例仅为18%。

政策倒逼下的司机流失问题已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

在高峰期、下雨天等情况下,一车难求的问题让一众网约车用户只有跺脚哀嚎的份,而这部分用户极有可能向拥有更多运力、能打到车的其他平台转移。

“现在偶尔也会听到有人抱怨,同样是打滴滴,在滴滴上打不到车在高德上却打到了。”一位滴滴内部人士曾向燃财经分享了这样的经历。

郭琦对此也有感触,“高德这边上线了滴滴快车后,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很多用户在滴滴打车的时候,同时也在高德那边打,然后高德那边除了滴滴,同时也接着其他运力,所以它的应答率会更高,这样无形之中把滴滴的用户给挪到高德上去了。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近半年我好几次听到身边的朋友分享,高峰期用高德打车特别好用,这就造成了用户在平台之间的转移,这对滴滴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潜在威胁。

郭琦的公司和滴滴一样,是第一批接入高德的网约车企,在用户流失方面,他有着同样的担忧。

图 / 视觉中国

“两年前向高德输出接口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高德会做聚合。”郭琦表示,“早期有运力没乘客,我们花钱买流量、做bd,或者是放到流量大的其他平台上,总归尽最大的可能去触达更多用户,但现在高德变成聚合平台后,我们也会担心用户会不会跑到他们平台上去。

郭琦认为,这同样引起了滴滴的警觉。“现在滴滴的出租车从高德下线了,快车还没,我个人的判断是,滴滴未来可能不会再和高德合作。

“因为当时滴滴接入的时候,觉得自己司机够用,考虑的是输出一个接口到高德、拿到更多的乘客。而现在滴滴更多是供不应求的状态,乘客多,司机少,所以需要的是充分的运力进来。郭琦补充。

“不过两者的关系也比较微妙,背后都站着阿里这一大股东,考虑到这点,短期内滴滴也不会完全从高德‘撤兵’,未来可能会采取限流之类的方式,限制高德上滴滴的使用体验,防止用户转移。

不可控的聚合

尽管聚合模式有天然的流量优势,但硬币的另一面,第三方服务造成的运营弊端正在暴露。

在高德地图贴吧上,抱怨高德打车体验差的用户不占少数,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问题包括:预估价格和实际价格相差甚远,客服推卸责任、处理效率低等。

有网友晒出的订单显示,全程12公里、时长23分钟的行程收费超50元,燃财经查询发现,相应的路程滴滴快车约为35元,舒适型专车最低为50元。此外还出现了一些不知由来的费用,如夜间行驶超长费用、夜间费用、时间费用等。燃财经就此询问了高德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高德地图贴吧上网友晒出的订单截图

这是聚合模式光鲜外表下的巨大隐患。对于出行行业来说,安全合规的重要性无需赘言。即便是网约车老大滴滴,经历数次整改的顺风车上线仍遥遥无期。对于集中了各类品牌的聚合模式而言,类似的隐患只会更大。

该模式下,由于运力提供者与实际承运方并不在同一体系之内,而面向用户的口碑和压力都将由高德来直接承担,管控和售后服务必然会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交通运输部对目前聚合平台怎么定性,里面的责任怎么划分,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指导。不过未来一定会有。“郭琦补充,”因为摸索的时间还不够,这就类似于网约车的初始阶段,没有任何限制就野蛮奔跑,但是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然后再去规范和矫正。

除了服务质量上的不可控,对聚合平台来说,命运也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滴滴半年前掐掉高德,高德打车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同样的道理,滴滴现在做聚合,曹操、首汽等接入滴滴的平台还是有很大顾虑的。”郭琦表示。

“对中小平台来说,接入滴滴确实能给自家平台带来订单,但现在更像是饮鸩止渴,如果最后我的用户都会被吸过去,慢慢地这些平台就和专门给滴滴提供运力的租赁公司没什么区别,长远来看,自身的品牌就没什么价值了。

郭琦透露,短期内自家品牌并不会退出高德,“现阶段的重点,还是大家一起把网约车市场做大做强。”在共同的利益面前,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但这一平衡关系还能持续多久,还有待观望。

而在不远的未来,作为这一赛道上的两大玩家,滴滴和高德之间的战争,必将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