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Oh My God”让消费者疯狂买买买,一些头部主播更是一天能带动上亿元销售额,直播带货的力量可见一斑。

温蒂是一名大码女装主播,从事直播电商行业3年。她告诉记者,直播前就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比如衣服款式的选择,选品之后还要熟悉价格等优惠信息,来策划直播内容。现在拥有12万粉丝的温蒂每天至少能卖出800件衣服。

温蒂每天直播需要不停地说话,嗓子有些沙哑,润喉糖随身携带。这可能是多数主播的常态。记者探访另一位主播的直播间时,她正在直播,直播结束还要和运营的工作人员来分析当天直播效果。

直播5分钟卖掉上万支口红,一天引导销售额上亿元,这样的直播带货神话一次次刷新纪录。今年“双11”让直播带货的力量爆发,头部主播的直播间观看量更是能达到3000万人次。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为淘宝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

粉丝效应显著 直播电商产业洗牌加速

直播带货的主播往往不是一个人来完成对接商家的工作,背后还有专门负责运营的机构,这样的机构目前已经超过1200家,他们纷纷涌入的原因是什么?而消费者又是为什么愿意为主播买单呢?

记者采访的多数消费者称,愿意在直播间下单主要受主播个人影响,以及产品价格优势和自身需求。

在主播的背后,往往有运营机构来提供对接商家、培训等服务。 “95后”陈亚伦在大学毕业后就开了一家这样的直播运营机构,对接20多个主播和上百个商家。他告诉记者,不同机构和商品收取商家推广的佣金比例不同,服饰类一般为实际销售额的20%左右,美妆类会更高一点,他运营的机构与主播一般五五分成。

直播电商行业的吸金能力正吸引着大量资本,网红孵化营销机构如涵2019年4月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网红电商第一股”,但上市首日就暴跌37%,目前股价仍低于发行价。从2016年直播电商元年,到现在3年多的时间,大量机构和主播涌入直播电商市场,激烈的竞争下加速出清的态势愈发明显。

直播经济野蛮生长 行业规范路在何方

直播电商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虚假宣传、产品质量不合格的问题。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双11”期间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用语要文明、规范,不得夸大其辞,不得欺诈和误导消费者。那么,当前直播电商行业的监管方向在哪里?行业该如何规范呢?

今年10月份,某创业公司投放4.75万元费用找流量网红推广产品,结果350万的视频观看数、高额评论后,进店人数为个位数,商品零成交。像这样的刷评论、观看数据虚假已经是行业半公开的秘密。此外,还有一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夸大其词涉及虚假宣传,部分产品质量问题也令人担忧。律师指出,广告代言人不能代言自己没有用过的商品和服务,并且要承担连带责任。

有关部门的监管正在逐步介入。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电商第三方平台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并对“刷单”“假评论”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查处。而广电总局11月1日发布的有关通知要求,网络视听电子商务直播节目和广告节目不得夸大其辞,不得欺诈和误导消费者。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平台方也建立了相关机制,来规范主播的直播言行,还运用评分机制来督促运营机构符合行业规范。如果消费者投诉,商家必须处理,而运营公司也有专门的售后团队来协助主播和消费者解决问题。